經典調解
孫某與吳某山林土地糾紛調解案
發布時間:2019/11/18 14:06:00來源:瀏覽:()

 

【案情簡介】

2017920日,當事人孫某(男,37歲,丹東市寬甸縣某鎮某村人)丹東市寬甸縣某鎮某村某組有12畝土地,孫某用來建設廠房種殖蘑菇,部分土地被鄰居吳某借用栽種了一批落葉松樹苗,孫某于2017年擴大生產,建設廠房,損壞了其中18棵樹苗,雙方因此發生糾紛。

雙方當事人因損害賠償金額發生糾紛,當地村委會干部已調解多次,但一直沒能達成調解協議,村委會建議當事人申請寬甸縣某鎮人民調解委員會進行調解。

本案是一起財產損害賠償糾紛,財產損害賠償糾紛是由于行為人的不法侵害造成他人財產損失的賠償糾紛,如損壞、侵占他人財產的賠償等。財產損害是一種法律責任,并非一切損害財產的行為都要承擔賠償責任,構成損害賠償必須具備下列條件:

(一)確有損害事實。這是構成財產損害賠償的基本條件。如果僅有違法行為而沒有造成損害結果,行為人就不承擔賠償責任。財產損害可分為直接損害和間接損害。直接損害是受害人現有財產的減少,如因傷害所支付的醫療費等。間接損害是受害人正常情況下應該得到因受害而未能獲得的財產,如因住院治療而減少的工資收入等。

(二)侵權行為具有違法性。這是承擔財產損害賠償責任的必要條件,行為人只有對違反國家法律的行為才承擔賠償責任。一般地說,行為人侵害了他人合法權益,是違法的,但也有些致人損害的行為是合法的。如正當防衛和緊急避險行為雖對他人財產造成損害,都不負賠償責任。

(三)違法行為與損害之間必須有直接因果關系。就是損害結果是由違法行為造成 ,行為和結果之間有必然的困果聯系,行為人才承擔賠償責任,如果兩者之間沒有必然聯系,行為人就不承擔損害賠償責任。

(四)行為人有過錯。這是構成損害賠償的主觀條件。過錯就是行為人的故意和過失。行為人已預見自己行為的結果,仍然希望其發生或任其發生,叫做故意。行為人對行為的結果,應當預見而沒有預見,或者雖然已經預見到卻輕信這種結果不會發生,叫作過失。行為人既沒有故意,也沒有過失,而是意外事件,就不承擔賠償責任。

本案爭議焦點在于:吳某在孫某土地上種植樹木是否合法?孫某是否需要對其損壞的樹木進行賠償?剩余的樹木如何進行處理?

【調解過程】

收到調解申請后,寬甸縣某鎮人民調解委員會高度重視。鎮調委會的人民調解員馬上向負責該糾紛調解的寬甸縣某鎮某村村委會干部了解情況,了解雙方當事人該糾紛的前因后果,了解雙方平日是否有什么積怨,通過調查了解到該糾紛也相當棘手,本案看似損壞不大,但是處理不好,可能會引起后續更多的矛盾糾紛,故經鎮調委會認真研究,立即選派了人民調解員黃某某等三人主持調解,開展調解工作。

本案系林木損害賠償糾紛,當事人吳某認為孫某損壞了自家的林木,理應進行賠償。但孫某認為吳某在借用自家土地上栽種樹苗,本身就損害了自己的權益,孫某在自家土地上施工,擴大廠房,是合情合理的,不承擔賠償責任。根據民法通則》第一百一十七條第二款:損壞國家的、集體的財產或者他人財產的,應當恢復原狀或者折價賠償。《侵權責任法》第二條侵害民事權益,應當依照本法承擔侵權責任。本法所稱民事權益,包括生命權、健康權、姓名權、名譽權、榮譽權、肖像權、隱私權、婚姻自主權、監護權、所有權、用益物權、擔保物權著作權專利權商標專用權、發現權、股權、繼承權等人身、財產權益。第三條被侵權人有權請求侵權人承擔侵權責任。因各方分歧較大,調解未成。

調解之初,雙方當事人劍拔弩張,情緒失控,差點又要打起架來。調解員見狀立即將雙方當事人分開,并各自做思想工作,待他們情緒平靜下來后,向他們講解了《物權法》、《侵權責任法》《民法通則》等相關法律規定,讓他們明白對他人的合法財產造成損害的應當承擔賠償責任。調解員從鄰里關系入手,從法、理、情三方面循序漸進地開導,平復了當事人心中怨氣。多次調解無果后,鎮調解人員召開聯席會議,認真研討分析。根據各方當事人的爭議焦點,經分析,調解員認為當前雙方的矛盾是因為樹苗賠償問題,但是僅僅解決損壞樹苗的賠償問題是不行的,重點是要把后續100多棵樹苗如何處置的問題解決好,這樣才能圓滿的調解這起糾紛。

考慮到吳某的年齡較大,調解員從情理方面入手,拋開雙方的爭議焦點,種植樹苗是否合理,著重解決雙方后續100多棵樹苗安置問題,主要做孫某的思想工作,讓其出資將剩余的樹苗買下,之后,調解員以案說法、以情說案,曉之以情、動之以理,積極引導雙方方當事人從側面考慮問題,不斷深入耐心細致地做各方當事人工作,最終促使各方達成一致意見。

【調解結果】

由孫某出資1500元買下吳某剩余樹苗,原來損壞的樹苗吳某不予追究,這樣,既解決了孫某廠房綠化問題,也解決了吳某剩余樹苗的安置問題。

【案例點評】

長期以來,丹東市寬甸縣某鎮人民調解委員會始終堅持為人民服務的原則,把解決廣大人民群眾切身利益的問題作為整個人民調解工作的重點來抓,不斷強化調解技巧,全方位多角度的開展民間糾紛案件調解工作,既保護了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又化解了矛盾糾紛,為當地社會的和諧穩定做出了應有的貢獻。本案難度在雙方爭議在樹苗種植是否合理的問題是,調解員的思路不但是要解決損壞的樹苗問題,更重要的是解決后續的麻煩。綜上,調解人員主動尋找突破口,因案制宜,轉變調解思路,從情理入手,融情于法,定息止紛,這才是上上之舉,才是最正確的調處方式。

亚博竞彩APP-竞彩足球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