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進典型
“調”“斷”百姓難纏事
發布時間:2015/6/15 14:38:00來源:丹東市司法局瀏覽:()

     俗話說“清官難斷家務事”,可寬甸滿族自治縣寬甸鎮司法所的副所長李海鵬卻把這句話改寫,李海鵬的工作經是“真心調斷難纏事”,矛盾離不開“調”,最后才能“斷”。
  寬甸鎮地處縣城中心,戶籍人口10萬,有11個社區4個村,屬典型的城鄉結合部。近幾年縣城發展,規模不斷擴大,一些項目落地涉及搬拆遷問題,土地邊界、鄰里糾紛分外突出。
  化解矛盾糾紛,創造性地開展人民調解工作是地方司法所的重要職能。李海鵬憑著一顆真心,靠著“調查、調解”而后“判斷、了斷”兩手,3年來,共化解矛盾糾紛80多起,調解成功82起,調解成功率98%以上,成為了山城內“調解高手”。
  多種方案讓一方擁有更多選擇,是李海鵬調解的慣用手法。“大山里農民可能對十米八米土地不在乎,可城郊的農民對土地價值看得很重,為10公分墻基較真、因半條壟起糾紛平常事。”李海鵬說。去年夏天某工地施工中,歡喜嶺3組一位農民糾集親戚四五個人擋在車輛前不讓施工進行。李海鵬接報后第一時間趕到現場,經了解,土地補償款是半畝地,而這位農民認為被占用的是一畝地,由此糾紛初起。此人曾得過腦血栓,不宜太激動,李海鵬邊安穩住他邊展開調查。得知,80年代承包田時,河邊地因瘠薄沒人要往往會多給農戶些面積鼓勵承包,但實際面積并未準確記入承包田臺賬。李海鵬迅速向相關方面匯報并共同研究拿出了方案:另半畝可以不占用,農民愿意耕種可以;一畝地全部納入占用也可行。多種方案讓這位農民有了更多選擇,最終這位農民選擇了全部占用,之后補償款到位,經“調斷”糾紛化解,農民利益獲得保護。
  先冷后調,是李海鵬斷事的常用手段。“對因家庭矛盾、鄰里糾紛等一時負氣引發的案件和矛盾尖銳的案件,用‘冷處理’方法,即待雙方恢復理性、平靜心態之后,擇機再進行調解,效果更好。”李海鵬如是說。歡喜嶺村1組李家和王家東西相鄰,有一條毛道,是李家幾十年必經之路。去年6月,王家拉來一車石頭將小道堵上,意在不讓李家打這里通過。一車石頭引起矛盾激化:李家叫來5個兒子,將堵道的石頭扔到地里。王某一見,又將扔地里石頭撿回仍堵在道上,最后王某想出個絕招,把石頭上澆上大糞,令人未想到的是,李家人戴上手套仍把石頭搬走,扔出撿回如此折騰兩三回,后兩家為此打了起來,驚動了“110”。李海鵬介入調解后,了解到毛道很久就存在了,前不久李家人把小道平整了一下,想在道上安個門,使自家成一統。王家認為小道存不存在都可,李家有道可走,有小道存在影響房后大棚排水。了解清楚后李海鵬拿出了個方案:確定王家溫室大棚墻外50公分為界,留給大棚培土,剩下的土地包括毛道為村民通行道路,任何人不得在其上搞建設,保持現狀。
  方案一拿出來,本以為可以了斷糾紛,豈知,糾紛當事雙方都不滿意,認為司法所在和稀泥,雙方各說各的理兒。這時,李海鵬使了“殺手锏”:用“冷處理”來處理。所謂冷處理,先把協調方案放置不提。然后采取各種方式包括利用“中間人”說服勸導,使雙方互諒互讓,接受調解。李海鵬多次上門找雙方做思想工作,李某已70多歲在外打更,有時找不到他,李海鵬就起大早登門堵他。與此同時,又讓子女做老人工作不要打“爭氣官司”。動員要動手的大兒子當眾向王某道了歉,雙方矛盾頓時進一步緩和。李海鵬見“冷處理”后的雙方都認識到了鄰里“和為貴”的重要性,便乘機拿出雙方曾經不同意的調解方案,雙方遂同意調解意見當場簽字,王李老鄰居握手言和。近日,王家護了坡,李家修了道,一樁難纏事至此了斷。



亚博竞彩APP-竞彩足球app